不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拜登在结束现场发言后和奥巴马拥抱时兴奋地说

  28号英国各大媒体的焦点都集中在了现任首相、工党领导人布朗身上,原因是布朗私下称一位选民为“偏执的女人”,在民众中引起了极大争议。
  
  当天,布朗在英格兰西北部大曼彻斯特区为工党拉票,当他来到罗奇代尔市同当地民众交流时,一位名叫达菲的66岁选民走到布朗面前,对工党执政期间高筑的国债及执行的移民政策、教育收费及福利制度提出质疑,布朗也耐心地向她解释实行这些政策的原因。在两人约三、四分钟的谈话结束后,布朗对达菲表示感谢,并说“很高兴见到你”,之后,布朗返回乘坐的汽车内准备驶往下一个目的地。
  
  但就在布朗一行行将启程离开之时,他对身边的随行人员说刚才的对话简直就是场灾难,并责怪工作人员不应该让这样的选民出现在他面前。当布朗的助手向他询问刚才那位选民说了些什么的时候,布朗回答说“该问的都问了!她是个偏执的女人,还说自己过去是工党的支持者,真是可笑。”虽然这些都是私下的对话,但由于布朗忘记关闭身上佩戴的电视直播麦克风,这些对话都被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并直播了出去。
  
  布朗之后在英国广播公司接受采访时说,自己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言论是因为对没有机会能向达菲好好解释有关移民政策而感到不安。布朗事后给达菲打电话,并表示要亲自向达菲道歉,但达菲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布朗应该道歉,但他不需要当面道歉,因为自己已经不想再跟布朗说话了。达菲还表示,自己家几代人都是工党的支持者,这一次自己原本已经填好了给工党的选票,但发生这一事件后,她将放弃投票。
  
  英国《独立报》的评论员说,布朗说达菲“偏执”的言论其实是私下的,而其他党派领导人在私底下肯定也会对选民表示不满,但是布朗的私下言论却被播出了,在大选即将到来的关键时刻,在最后一场领导人电视辩论举行的前一天,布朗的失言对于本党来说是“灾难性”的,但他们所能做的甚少,恐怕只能静待事件平息。
  
  当天下午三点左右,布朗亲自前往达菲家登门道歉。

在对话中,布朗向自己的助手抱怨道:“不应该安排让我和那个女人交谈。谁安排的?简直是荒唐……她就是那种偏执的女人,还说她过去也是工党成员,简直可笑。”

希拉克:“英国人对欧洲农业的唯一贡献就是疯牛”

达菲5月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会在这次议会选举中投票。

自民党领袖克莱格在英国谢菲尔德市政厅门口出现时,立刻受到了几千名现场民众类似迎接摇滚明星般的欢呼。这是克莱格在6日大选之前的最后一场竞选演讲,挑选在他的家乡进行。

英国广播公司(BBC)立即就此和布朗的竞选团队进行了联系,并把录音放给他听,布朗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随后布朗马上打电话给达菲,为自己的言辞不当进行道歉。

布朗上车后立即“原形毕露”,向助手发泄怒火,埋怨后者不该安排他与达菲见面:“那是场灾难。根本不该让我和那个女人见面。谁出的主意?”

罗森菲尔德在2009年的最大举措是以194亿美元收购了全球最大糖果公司英国吉百利。作为持有卡夫9.4%股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会主席,巴菲特尽管赞赏罗森菲尔德促成收购吉百利的能力,却认为这笔收购“不划算”。

而根据英国之前的民调,在金融危机之前,英国民众对于政治远不及他们对足球的热情。但是经济衰退之后,关心政治的人越来越多了。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面,不能因此否定它所有的负面影响。

布朗当天前往英格兰西北部罗奇代尔与选民见面,在人群和媒体重重包围下与吉莉恩,迭菲交谈大约5分钟。

布朗失言曝光数小时后,工党赢得5月6日议会选举多数席位的赔率降至最低水平46比1,先前赔率是30比1。

此前半个小时,卡梅伦则在牛津威特尼一个投票中心投下了自己的一票。

一天,那人骂累了,大师走过去问:“朋友,当一个人送东西给你,你不接受,那么这东西是属于谁的呢?”

希拉克在一家俄罗斯咖啡馆里与施罗德和普京聊天时说,“英国人对欧洲农业的唯一贡献就是疯牛”,并说英国食品“是世界上除了芬兰饭以外最糟糕的食品,你怎么能相信饭烧得这么差的人”。在施罗德和普京的一片笑声中,希拉克还提起前北约秘书长、布莱尔内阁的国防大臣罗伯逊请她吃过一种“令人胃口大伤”的东西,她说:“这正是北约的问题所在。”希拉克的这些话被法国《解放报》的记者听见,不胫而走,

——吉莉恩·达菲

工党领袖、现任首相布朗则在英格兰西北部卡莱尔的英国EDDIE
STOBART物流公司工厂里与工人促膝长谈,不断重复工党在过去几年都做了什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提升了大学教育产业和学徒机制。在此之前,这位首相经历了斥责女选民的“偏执门”,并因此在电视上公开道歉。

这人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是送的人自己的了。”

拜登:“这真他妈的是件大事”

4月28日,布朗前往英格兰西北部罗奇代尔与选民见面。在人群和媒体重重包围下,达菲与布朗进行了大约5分钟的提问与对话。达菲的问题涉及东欧移民、福利金领取、国债等。布朗在礼貌地评价达菲“出身良好”后,友善地回答完问题返回车中。

这其中,有扔板砖的,也有送鲜花的。根据英国愤怒管理联盟针对4623个人所做的一项调查,83%的人都对现有政治十分愤怒,而1/3的人都埋怨三个主要领导人的人格有问题。

道别之后,布朗的助手便下令司机开车,准备前往下一站继续为工党拉票。不料,布朗本人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戴着天空电视台的无线麦克风。于是,布朗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就这么被直播出去了。

布朗:“她就是那种偏执的女人”

“那是场灾难。根本不该让我和那个女人见面。谁出的主意?”
回到车中,布朗开始责问助手,并说道,“什么都问。她就是那种偏执的女人。”

他认为,即使最后形成一个“无多数议会”,即无一政党可在大选中取得绝对优势,联合执政的政府一定也略好于工党或是保守党的单一胜利。最糟糕的情形就是,“无多数议会”可能会导致一个工党政府继续保有权利,结果就是中期内政府开支继续增加。

那么,面对那些在背后说我们坏话的人,难道我们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当然有。

布朗“泄愤”时并未意识到所戴微型麦克风处于开启状态。他与助手的对话随即遭媒体曝光,“布朗失言”成为当天数家报纸网络版头条新闻。

然而,达菲的情绪和立场很快发生了逆转。这缘自一支没有关闭的微型麦克风。

经济衰退拉动政治热情

相关文章